两个弗列达

【二四】带感的人设

二四话说挺带感的。一个旦角却心思细密貌似花心实则深情真特么的大好美攻,另一个凶狠桀骜草菅人命身体永远比脑子动得快又特么的单细胞受。

两个人夹着个师娘,相爱相杀。走了回,回了走,一个不留,一个要走,留了走,不留也走。反正就是这样一次一次回头,却始终没有相伴在旁。

总觉得这两个人应该是不能相伴的才是,不能相伴又有什么呢?又不是没有牵绊。

记一梗

有天老关去西部支队办事,在经过审讯室听见里面的QJ犯在强词夺理,十分生气。这时候周巡站在审讯室外墙捶打墙壁泄愤,拼命忍着怒气的周巡令老关印象深刻。第二天老关回到支队,却发现周巡因为殴打多人被长丰区局通报处理了。之后就发生了周巡遇见老关戴着基佬紫围巾的那一幕。其时老关就已经被周巡吸引,否则他不会向他伸橄榄枝的。

周巡走投无路,只好去到老关旗下。老关有脑子,周巡有身手,两个人渐渐从师徒变成搭档。虽然两个是搭档,但是老关特别在意自己在周巡心目中的形象,于是他办事总是特别公正特别铁面无私。

有一天,周巡作为支队代表参与地区队的扫黄打非活动。在抓到“关洪峰”正在贩卖黄翻十分吃惊,追问下才知道被抓那人其实是老关双胞胎弟弟关宏宇。关宏宇解释说,他是因为要负担母亲的住院费用才干这事儿的。于是乎周巡打算动用关系放人,打电话给老关邀功的时候,老关一方面痛恨弟弟惹是生非不务正业气得老妈进医院,一方面为了保持自己在周巡面前的光辉形象,让周巡公事公办。于是就有了小关坐牢,出狱见到濒死母亲那一幕,两兄弟由此渐行渐远。

因为老关老大不小的,领导对他的私生活特别关心,于是就安排他去相亲。然而在几次相亲活动的过程中,周巡都以各种理由把老关从相亲现场带走。老关从而认为周巡对他有意思。虽然实际上周巡确实对老关有意思,但那不是他的原因,确实是有案子,只是周巡习惯有老关不动脑子给闹的。

然而这时候,周巡和一师妹走得很近,这师妹便是500。周巡还将500介绍到老关处当助手。因为师兄妹的关系,周巡格外照顾500。老关于是产生了误解,继续隐藏自己的心情。而周巡,因为怕破坏他和老关得关系,也不敢表达爱意。直到发生了500被杀的那一幕。

老关因为错手杀死500十分内疚,更因此得了黑暗恐惧症。认为自己会坑队友的老关不想连累周巡,和他渐行渐远。周巡出于关心步步紧逼,但老关无法面对自己的无能,选择远离周巡。

然后发生了2•13一案。老关认为杀害500的那帮人对他恨之入骨,出于保护周巡,不希望他卷入,于是选择了把小关当表弟。然而把小关当表弟让老关十分痛苦内疚,便有了兄弟俩白天黑夜寻真相这一幕。周巡因为出于职责,也因为格外了解老关,于是怀疑老关,并在怀疑老关的过程中见识到小关的可爱之处。小关也认识到了周巡的可爱之处,也发现周巡一心向大关。后小关成为助攻。

后来老关东窗事发,小关代替他入狱。发现此事的周巡选择和老关并肩作战。于是在经过一系列挑战后,两个老男人终于表明心迹。即是战友又是爱人的两人在真相大白后,在一起了在一起了在一起了。

我的Omega是这样认识我弟的 ABO 双关周

特么的老娘萌的是冷CP,只得自割大腿肉为大家添砖加瓦。加油啊同志们,写文啊啊啊啊啊啊啊!!!!

内容简介:关宏峰什么都不怕,就怕稀里糊涂的弟弟和属下!

超虐警告!关宏峰作!!

 

----------我是正文---------- 

连续蹲点了两天晚上,终于在犯罪嫌疑人门前把那厮给逮住了。将人往办案中心一塞,周巡嚷嚷着让关宏峰请他喝酒。

“人还在办案中心里头呢!”关宏峰说。

“关队,你也要给些机会给后辈呀!”周巡满不在乎,“况且,就算他啥都不认,就现场证据,这案子铁得比什么都硬了!”

认为周巡讲得有道理,作为领导的自己也没有必要事事亲力亲为,于是,关宏峰跟着周巡,去到他们常去的那家馆子,叫了几个下酒菜和几瓶啤酒,吃喝起来。但是,依周巡那个性子,哪里是几瓶啤酒就能解决了。他们在干完那几瓶啤酒后,周巡就着醉意要了瓶四十八度的泸州老窖,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杯子,逮着在周围吃饭的人,见人就敬,还关队忠哥陈二宝地乱叫,即便那些人根本就不叫那些。

周巡闹了差不多十分钟,关宏峰看不下去了,召来老板结了帐,扶着那个神经兮兮的家伙往外走,然后拦了辆出租车,把他塞进去。

“关队……我……”车开动不久,周巡似乎清醒了一些,他紧紧抓住关宏峰的手。

“老老实实别动。”周巡的手劲儿很大,抓得关宏峰的手有些吃痛。

“我……好像没有带抑制剂……”

听见这句话的司机饶有兴趣地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才重新把注意力回到驾驶车辆上。

“司机,开快一些。”关宏峰也懵逼了。周巡平时和常人没什么两样,但关宏峰是个聪明人,从蛛丝马迹中发现了他是个Omega,但问题那也是对细枝末节加以分析所出的结论。周巡从来没有向他明确表示自己是个Omega。关宏峰是个Beta,对Alpha、Omega信息素之类的不太敏感。但是这会儿,周巡说他没有带抑制剂……

“司机,请再开快一些。”关宏峰再次催促。

“老哥,已经很快了,再快就要超速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关宏峰把人往客房的床上一放:“忍一忍,我这就给你弄抑制剂去。”

说是那么说,但关宏峰带上门,把门给锁上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头,坐到电脑前面的软皮椅子上。他打开电脑,双击监控图标,把监控调到客房的那个频道上。

监控中,周巡把自己卷成胎儿状,似乎想要从中获得些许安全感。然而,他的卧姿似乎让他舒服不了多久,就不得不扭动着身躯,来稍稍驱散从身体内里径直往外透的热气。他一边舔着嘴唇,一边把衬衫上面的三个扣子解开,希望能把炽热的身体冷却一些。然而,这些也渐渐不管用了,手也不受控制地伸向裆部。他的身躯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就在他刚在躺着的位置,一摊水渍把床单染成深色。

关宏峰的喉头稍稍动了动,眼睛定格屏幕上的风光,好一会儿才站起来。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向客房。他打开房门:“周巡。”

“老关……”周巡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坐起来,睁着微微发红的眼睛看着关宏峰,“关队……”他用舌尖舔了舔稍稍发干的嘴唇,“抑制剂……”

“这时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抑制剂。”

“药店也没有吗?”

“你平时都不备着抑制剂吗?”关宏峰把问题推到周巡身上。

“以前也不是这时候的……”周巡的脑筋又浆糊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兴许是因为这个月的任务特别重,接连来的通宵让他体内激素紊乱了。

但这可不关我事!关宏峰残酷地想。

走连接:链接在评论。

【余解】火狐狸 一发完

“妈的,吵吵嚷嚷的!”老彪骂骂咧咧地推开夜总会V333的门,却立刻收起脚步关门回来。

“怎么了?是不是妞太多,不好意思了?”郑潮一脸不相信地看着他,“妈的,你老彪说不好意思谁信呀?”

“条子!”老彪有点儿心虚。

郑潮的脸一紧,看了看周围,说没事没事,今晚咱们不是来嗨皮的么,怕个毛条子!

“粉仔你出去看一看。”说是这么说,但郑潮始终认为小心能驶万年船。

“老大……”粉仔一脸不愿意。

“还不去!”

“高潮哥,我生面口,我出去看看。”余罪按下粉仔,推开V333的门走了出去。

“赵荣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在余罪意料之外,旁边的V888门口竟然站了是一大群穿着公安制服的人,当中站在队伍最前面吼得最大声的,正是他大学四年的死对头解冰。

“嚣张!”V888的门一开,里面冲出来一个人往正在大声嚷嚷的解冰嘴里扔了什么。

“妈的,我看你才嚣张!”以为被扔了个虫子进嘴里的解冰怒了,冲着那人就是一脚,“扣起来!”他交待跟在后面的队员,自己却冲进V888大吼:“我们收到准确线报,知道你就在这儿!赵荣,束手就擒吧,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你已经被包围了!”

“好好好,知道了!”穿着花衬衫的赵荣举起双手,“我投降,别打!”

解冰给赵荣戴上手铐,套住头套,押着他走出V888之际,瞥见某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迅速躲进隔壁包厢里。

“怎么了?”队友拍了拍解冰的肩膀提醒他要集中精神,解冰才轻轻一推赵荣,示意他往前走。

“怎么了?”V333包厢内,郑潮问了余罪同一个问题,“真条子?”

“真条子。”余罪暗忖要解冰那家伙知道他就在隔壁包厢一定会立刻破门而入,所幸那丫没发现他,“话说那个叫赵荣谁来着?条子逮他来着。”

“隔壁村的,也是干咱们这行的。那白痴为人太高调,这好,惹祸上身了!”

“还是高潮哥会打算盘。”

“到外面看看消停了没,妈的,怎么还那么吵?”

“好。”余罪答应着又打开了V333的门,几个小姐正好和他撞了个正面,她们露出的半个白花花的奶子看得余罪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老大在里面呢!”他连忙推她们进去,坐下来伸手想摸其中一个,就久憋的尿意让他坐不住了。

“妈的!”余罪虽然骂的小声但还是被郑潮听见了。

“怎么了?”

“特么的美女刚来老子就想要尿尿了。”

“是你那里想要吧!”

“不,真想尿了。刚才没去不是怕惹外面那些人么。”

“去去去,你这恶心的!”知道余罪说外面那些人是什么人的郑潮打发他。

其实尿意老早就有,只是怕贸贸然跑出去被解冰逮着了噼里啪啦地来一顿骂引起郑潮怀疑,对自己的小命非常在乎的余罪不想冒这风险。

一进洗手间,听见有人呻吟的余罪把那家伙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特么的这附近到处是时钟酒店,再饥渴也不至于到这儿来搞呀!然而他没顾得上多骂,就踹进一格明显没人的厕所里头。他松开裤头带,把小兄弟掏出来,尿出来之际,多巴胺占据了脑袋,整个人真特么的爽——特么的憋久了释放出来的感觉可比干女人好多了!

然而隔壁的人不让他安生,呻吟越来越骚,听得余罪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的!”决定要吓一吓旁边那家伙的余罪从自己那一格走出来往旁边的门猛踹,并不牢固的厕所门在他踹第三脚的时候忽然被踢开。

 

—我要开车—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cazuki&tid=3178574#Content

 

 

【方邰】不再犹豫

成功破获一起故意杀人案后,刑警队的人一起去大排档吃宵夜。本来邰伟有拉邢志森去的,但邢志森因为受够了邰伟喝得醉醺醺而且还要开车送他回去,扔了一千块钱给他们,就自己一个人回家陪老婆孩子去了。

“特么的那老头子实在是杀千刀,那女娃才四岁呀,强奸未遂,贼心不死,怕女娃声张,就干脆把女娃给杀了。什么狗屁逻辑呀!”喝得醉醺醺的邰伟一边骂一边举起一瓶啤酒,“无论如何,总算把他抓住了。愿女娃下辈子别遭这些难,咱们把这瓶干了!”

“那老头子最该死的地方,就是因为他把自己喝得连那些奇葩逻辑都出来了!”朴慧珍拿起一杯子咕噜咕噜地把里面的啤酒喝光,“有的人,就是把自己喝得稀里糊涂的,干了什么都不知道!”

朴慧珍把杯子砸到桌面,说了句明儿个还要上班,我要回去睡觉了,便甩手而去。大排档里就只剩下方木、邰伟、大壮和小米。

“大壮这死小子生得牛高马大的这酒量怎么这么差!这才喝了有没有一瓶,就醉成这样了!”小米看了看趴着像只猪似的大壮,又看了看正在拉着方木说胡话的邰伟,叹了口气,“方木,反正他现在缠着你,要不一会儿你把他送回家?”

你们懂的请戳: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cazuki&tid=3087663#Content


这篇姑且当小短篇完结吧~

【方邰】天煞孤星

邰伟驾着摩托车转了个弯,即将来到虎子家楼下的时候,发现虎子家有不少人在阳台上走来走去,那些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他认识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邰队,你可来了?”向他走来的是一个派出所的民警。

“不,这个邰队不用管,这是刑局交待的。”比那个派出所走得更快的是大壮,他来到邰伟跟前的时候邰伟已经从摩托车上下来,“虎子,要不你跟邰大哥再出去玩一会儿?”

“叔叔,我妈出什么事了?”然而虎子是不傻,眼前这阵仗,虎子知道他妈大概凶多吉少。

大壮喏诺着不知答不答好。

“虎子乖,和大壮叔叔待一块儿,让你邰大哥去看看到底怎么了。”

“邰队,你这……”

“我知道了。”邰伟拍了拍大壮,表示已经有心理准备。

邰伟一步一步走向虎子家就像一步一步踏向深渊那样,他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他不想进去,然而他无法不面对。如果他不去面对,又拿什么去说服虎子要勇敢。

刑警队的人一见邰伟都立刻闪到一旁,并且不敢作声。

邰伟走进大厅,除了沙发稍稍移位之外,其余的布设与以往没什么不一样。在浓浓的血腥味的笼罩下,沙发上,茶几上,地板上,墙上,电视柜上,都分别沾有血渍。躺在茶几和电视柜之间的,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这具尸体脖子上有勒痕,脸盘虽然被人用钝器砸得稀巴烂,但邰伟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虎子妈刘念。刘念不仅脸盘被砸得稀巴烂,连双手也被砸得稀巴烂。

“凶手的犯案手法与杀害朴慧珍的如出一辙。”小米之所以说话是想缓解吊诡得厉害的气氛,不料却让气氛往无可救药的方向发展。

“邰队,这里就交给我们,你回去休息休息?”小米心疼邰伟一脸丧气一声不吭的样子,“况且方木已经来了,有他在,凶手一定会抓到的。”

邰伟稍微打起精神,发现方木果然站外门口。

“让一让,技术那边已经来了!”方木刚想开口说什么,技术科的人就拿着一堆箱子急急忙忙走了过来。

“我去看看虎子。”邰伟转身离开的时候,方木发现邰伟心中为数不多的光亮部分又暗淡了一些。邰伟的脑子现在虽然一团乱,但眼前这状况再加上朴慧珍的死,再傻他也能猜到凶手针对的人很可能是自己。

果然,从刘念家出来,刚拐了个弯,方木就看见邰伟正坐在停放摩托车旁边的地上巴扎巴扎地抽着烟等着他。

“虎子呢?”方木问。

“哄了好久,已经睡了,大壮正在看着呢。”

“你出现在这儿,是想听听我关于这回连环杀人案的意见,还是在怀疑我因妒忌杀人?”方木歪嘴笑了笑。

“我没怀疑你。”邰伟立刻否认。

“这么说,你是在担心我的安全?”

邰伟闭口不答。

“你说呀。”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方木震怒,“已经有两个人因你而死了!”

“你这么认为……”

“之前是朴慧珍,若只有她的话,那说不定与你无关。但这回是刘念,而且凶手的杀人手法与朴慧珍如出一辙,你还认为与你无关?”

“我和刘念没什么,我真的只把她当嫂子!”

“你心里面把她当嫂子还是当什么谁知道,凶手只看得见你对他们母子俩照顾有加。而且,你和朴慧珍……”

“够了,我知道你厉害,什么也瞒不过你,老子和朴慧珍的事情也瞒不过你!”

“我不是这意思。”

“你的意思就是老子特么的就是一畜生,是吧!”

“我的意思是你是个在感情方面稀里糊涂的王八蛋!”脱口而出后,方木才发现自己说了粗话,他感同身受呀,这该死的邰伟的内心比他更顽固,尖刀利刃都不能稍微进入那里哪怕那么一丝一毫。如果不是因为有着丰富的心理学知识和敏锐的直觉,他对这个人的过去恐怕仍然一无所知。

“你到底还招惹了谁?男的还是女的?”

“本来我以为,你是因为认清了那个完美的陈希是子虚乌有的事情,一是受不住刺激,才对我说了那些胡话。不过,现在看来,你认为你确实掌握了什么……”邰伟哭笑不得,方木掌握的恐怕已经八九不离十。

“你和男人在一起过。”

邰伟点点头,他自认为瞒不过。

“和林昆在一起过?”

邰伟尴尬地笑了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都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邰伟说。

“你想去我家睡?”

邰伟骂了一句,点燃发动机,驾起摩托车一溜烟跑了。

方木摇了摇头,这人,都三十好几了,你说他一脸没事嬉皮笑脸吧,内心的霉点比起他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说他被过去压得走不出来吧,比起自己又似乎坚强许多。

自从被迫从陈希的幻影里走出来,他整整一个月没见任何人,也因此什么消息都得不到。于是,当他在陈希的墓前看见邰伟的时候,以为自己陷入另一轮幻影的折磨中。他又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意识到邰伟是个真真切切的活人而不是幻影。然而,就是从以为邰伟是另一轮幻影的时候开始,他就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邰伟。或许早在那之前,他就已经爱上了他。

于是,他开始不自觉地分析邰伟的过往。之前,他从邢志森那里知道因为任务,邰伟被迫杀掉自己的发小林昆。然而经过分析,他发现邰伟和林昆之间的关系远远不仅发小那么简单。或许,他们曾经在一起过。亲手杀掉自己的挚爱,让邰伟紧紧地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后来,方木发现在他被误会为连环杀人案凶手被抓的那一天,邰伟在大排档喝得烂醉,甚至还亲口承认了自己亲手杀了林昆这个他这些年来他想都不愿想,提都不愿提的事实。他开始意识到比起其他人,他方木,在邰伟的心中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分量,特别得足以和林昆比肩的分量。这让他欣喜若狂。

方木不知不觉走了好久,才忽然发现自己的脚有点累了。忽然,一抹亮光闪过方木眼前,让他不禁炫目。片刻后,方木回过神来,发现那抹光亮原来是一辆出租车,便伸了伸手,把车拦了下来。

“去市公安局宿舍!”走进出租车,方木说。

“好的。”司机答应后点燃发动机,然而发动机却以一种不同寻常的速度旋转,出租车的速度飞快。

“我不赶时间!”方木意识到有点不对。

“我赶时间,赶时间把你送进地狱!”司机说。

“我和你无冤无仇!”话刚脱口,方木便意识到那司机对他的仇怨,大概是出自邰伟了,“邰伟怎么得罪你了?”

“邰伟小子,也真够厉害的呀,你比他小了有十岁吧!”

“十一岁。”

“老子不是在问你比那狗杂种小了几岁!”那司机情绪激动,“特么的!”他大骂着狠踩油门,发动机的声音更是吊诡。

方木意识到司机就是杀害朴慧珍和刘念的凶手。这人专门杀害在邰伟心目中有一定分量的人,证实他恨邰伟恨得入骨。但是他又像泄愤使得把被害人的脸盘和手部砸得稀巴烂,证实他恨被害人也恨得要命——他是在妒忌她们!

车辆的飞速行驶,刚才还能冷静分析的方木也有点慌了,他看了看四周,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阻止那个疯狂的司机,却看见邰伟正骑着摩托车飞似的追逐他们。要是让司机发现了邰伟,情绪更加控制不住,事情就更不好办了。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的方木拿出别在钥匙扣上的小剪刀,趋身向前往司机的大腿猛扎了一刀。司机大腿抽搐,没力气继续踩油门,驾着车子呼呼又走了一段,方木用手保护好头颅之际,车子“砰”地撞在大路中间的电线杆上,方木晕了过去。

方木醒来后一睁眼,就看见正在病床旁边打瞌睡的邰伟。方木挪了挪身子,惊动了邰伟,邰伟就像是蚱蜢一样猛地跳起来。

“你特么的总算醒了!”邰伟一脸松了口气的样子。

“总算醒了?”方木自认为没有睡多久,“话说我睡了多久?”

“整整一个晚上!”

“谁睡觉不睡整整一个晚上的?”

“你受了伤。”

“我知道怎么来保自己的命,起码我脑袋没事吧。”

“有事!”

方木有点后怕。

“轻微脑震荡!”

“那样的车祸,谁不轻微脑震荡!”方木想起了之前的事,心有余悸,“那个人呢,他就是那两起凶杀案的凶手,他怎样了?”

“撞车的时候磕到脑袋,弄得一车都是血,死了。”

“这样总算松口气了,以后我可安全了。”

“无论如何,都是我害你的,差点儿连你也……”

“后来你不是赶来了么?”

“没个屁用!虽然你出言不逊,但我不该走的。”邰伟后悔得要命。

“如果你感到抱歉,就把我想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我。”

邰伟点点头,却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林昆是我亲手杀死的事情你知道么?”

方木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却被邰伟打断了。

“我确实和林昆睡过,但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咱俩不是情人。那时候他还没有和刘念结婚,至于有没有恋爱我不记得了。那一年意大利世界杯,决赛是德国对阿根廷,大排档里大多数人都买阿根延赢,我们买了德国。后来德国赢了,我们很高兴,喝高了,不知怎么的就睡一块儿了。第二天,他死命向我道歉,我觉得嘛,这喝高了,也不是故意的,事情就这么过了。后来,他像个没事人似的,那事儿也就谁都没再提起。过了年把,林昆就和刘念结婚了,虎子出世不久后,林昆就被缉毒大队调去钓那些大毒枭去了。

“林昆出事的经过你知道了,我就不重复。林昆死后,我恨老鬼恨得巴不得喝他的血吃他的肉,我发誓一定要让他辛苦建立起来的东西毁于一旦,把他连根拔起。

“老鬼有个儿子,道上的人叫他小鬼。小鬼的真名叫魏俊平,老鬼一行人被端的时候,老鬼居然护犊子,说魏俊平之所以跟着他,是因为他用他妈的命逼他的。魏俊平虽然实际上也做了不少坏事,却被认定为从犯,判了二十年。特么的我怎么都没想到,这减刑减得太厉害,这年把就出来了。

“魏俊平像他爹的地方,就是做事一样狠绝,血腥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横七竖八地躺着鲜血淋漓尸体的打斗现场更是令他热血沸腾。魏俊平和他爹不一样的是,他爹喜欢搞女人,而他喜欢搞男人。你能想象么,他甚至在死人面前搞男人……”

“所以,你献出了自己的身体?”方木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邰伟,就像是把他看透一样。

“不止这样,我帮魏俊平挨了一枪,挡过忘了是两刀还是三刀。”

“你是怎么勾引他的?就算他喜欢搞男人,但是你勾引他的吧?”

“他在场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看着他的。”邰伟盯着方木的裤裆,“但是魏俊平并没有一开始就对我出手,直到我为他挨了一枪。好了之后,我还继续那样看他,于是他就……再后来,我又为了挡了两三刀,杀伐的事情他就不让我碰了。”

“邰伟,为了林昆,你也真够狠的,怪不得他那么恨你!”

“我总不能让林昆白死呀!况且,老鬼他们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邰伟,你有没想过,身份已经被发现了,林昆的死本来就不可避免。在被你杀死的那一刻,林昆或许在想,能死在你手上可真幸运。同袍一个个被杀,尸体一条条飘荡在通红的热水池中,杀伐的恐怖笼罩四周,让人难以呼吸,浓重的血腥侵入心肺,让人无法忍受。如果不是死在你手上,林昆或许没有勇气进入轮回,他的魂魄可能会孤独地无间地狱里徘徊,却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邰伟抿了抿嘴。

“我不是在责备你,但是朴慧珍和刘念,就是你当年不择手段的结果。”

“我还差点连你也害死了……”邰伟叹了口气,“不过,之前我也差点被你害死过,是不是……”

“是不是两清了,然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邰伟要命地仰起头,咧嘴无声无息地笑了好一会儿,许久才说这样,其实也不错吧。

“邰伟!”

“特么的咱俩就像是俩天煞孤星,特么的把周围许多人都克死了。”邰伟终于不笑了,转过头看着方木,“刚才我是在想,不知道是你的命硬还是我的命硬,咱俩在一起了,不知道谁先克死谁。”

“在一起?”方木自认为能看透许多人,但这会儿却没料到邰伟有这么一出。

“你不同意?”

“怎么可能,我不是一直在等你的肯定答复么?”

“你怎么知道我的答复是肯定的?”

“我就是知道。”

“真是不谦虚。”邰伟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虽然我觉着自己还是挺帅的,但绝不漂亮,也不温柔,比你大了差不多一轮,更要命的,还是个男的,怎么的你就想和我在一起呢?”

“或许我瞎了吧。”

“特么的!”

方木胜利地笑了,却看见邰伟仍然皱着眉头,便问他是不是在担心虎子。

“是呀,特么的老子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那孩子了。”

“咱俩在一起反正也生不出娃来,把他养大就当养了个娃?”

“怕就怕在他不肯跟着我,毕竟他爹妈都是我害死的。”

“不问问他怎么知道?”

方木从床上站起来,向邰伟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END—

P.S.这个梗本来可以写个小长篇的,但是,请原谅我懒我懒我懒……